李某與鐘某1、鐘某2等婚約財產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實務研究320字數 1383閱讀模式

扶余市人民法院

民事一審判決書

婚約財產糾紛(2021)吉0781民初2173號

原告:李某,男,1989年1月3日生,漢族,木工,現住吉林省松原市。
委托訴訟代理人:張國軍,吉林泉商(松原)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鐘某1,女,2001年2月26日生,漢族,無職業,現住吉林省松原市。
被告:鐘某2,男,1975年12月31日生,漢族,農民,現住吉林省松原市。與鐘某1是父女關系。
被告:鄒某,女,1972年5月6日生,漢族,農民,現住吉林省松原市。與鐘某1是母女關系。
上述三被告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孫景華,扶余市維權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根據當事人的陳述及審查認定的證據,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2020年4月原告與被告鐘某1相識并以戀人關系相處,為確定雙方的關系,2020年6月30日原告給被告鐘某1過彩禮6萬元,同年10月4日微信轉賬彩禮2萬元,同年10月12日給被告鐘某1過彩禮5萬元。鐘某1用彩禮錢給李某母親購買金項鏈花費5000元,給李某購買戒指花費4500元。2020年11月7日原告與被告鐘某1舉行了民間結婚儀式,雙方即開始同居,2021年2月11日雙方分居。因李某與鐘某1對返還彩禮一事未達成一致意見,而成訴。

本院認為,李某與鐘某1按照習俗訂婚,李某給付鐘某1彩禮13萬元,雙方對此數額均認可,雙方雖同居生活三個月但未辦理結婚登記手續,故李某要求返還彩禮的請求應予以支持。李某與鐘某1按照民間習俗舉辦婚禮,鐘某1稱舉辦婚禮的費用是其彩禮錢支付的說法不符合民間習俗,且其沒有提供相應的證據予以支持。鐘某1提交的微信支付的賬單,數額明顯超過正常家庭生活支出,且李某予以否認,故鐘某1稱彩禮大部分已共同生活支出的理由不予采信。鐘某1稱微信轉賬的2萬元是買金子的贈予行為,經查,鐘某1將此款用來購買金手飾,是其個人支配行為,而非李某的贈予,故李某稱此款是彩禮的意見予以支持。鐘某1將彩禮款用于給李某母親和李某本人購買的金手飾9500元應在退還彩禮的數額內予以扣除??紤]鐘某1未滿結婚年齡,李某便與其以夫妻名義生活,共同生活期間應有相應的花銷,鐘某1應返還65%為宜。鐘某2和鄒某雖在訂婚現場接受過彩禮款,但鐘某1與李某已經共同生活,李某無法提供彩禮款在鐘某2和鄒某手中的充分證據,故鐘某2和鄒某不承擔返還彩禮款的責任。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限鐘某1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退還李某彩禮款78325元(130000-5000-4500=120500×65%=78325);
二、駁回李某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1450元,由鐘某1負擔874元,李某負擔576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以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松原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判員盧欣
書記員苗壯

2021-07-07

(本文來自于網絡,本網轉載出于學習之目的,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以短信聯系我們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