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趙建強勞動爭議二審民事裁定書

法律百科757字數 2805閱讀模式

遼寧省錦州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二審裁定書

(2020)遼07民終1417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住所地錦州市凌河區正大里**。
負責人:杜長軍,該段段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曦,該段職工。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鐵紅,該單位法律顧問。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趙建強,男,1959年3月26日出生,漢族,退休工人,住錦州市凌河區。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艷梅,遼寧名崛律師事務所律師。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1981年,趙建強調入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從事電力工工作。1987年6月3日,趙建強在作業中觸電致雙手、雙腿受傷。2007年4月30日,經錦州市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鑒定,趙建強工傷等級為柒級。1994年之后,趙建強每年均向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主張一次性傷殘補助金。趙建強于2014年4月辦理了退休手續。2020年1月3日,趙建強向錦州市凌河區勞動爭議仲裁院申請勞動仲裁,要求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給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錦州市凌河區勞動爭議仲裁院經審查以申請人已超過法定退休年齡,申請人主體不適格,根據《勞動爭議仲裁法》第二條為由,于2020年1月9日作出錦凌勞仲不字(2020)第3號不予受理案件通知書,做不予立案處理。趙建強不服,于2020年3月4日向法院提起訴訟。

一審法院認為,根據2004年1月1日起實施的《工傷保險條例》規定,本條例實施前已受到事故傷害或者患職業病的職工尚未完成工傷認定的,按照本條例的規定執行。本案中趙建強在從事乘務員工作中受事故傷害發生在本條例實施前,本條例實施后經錦州市勞動和社會保障局和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完成工傷認定和傷殘等級評定,趙建強已于2014年辦理了退休,應按本條例規定享受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的工傷保險待遇。關于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的支付主體問題,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支付后可依照法律程序解決。關于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給付標準,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規定:職工因工致殘被鑒定為七級至十級傷殘的,享受以下待遇:(一)支付一次性傷殘補助金,標準為“……七級傷殘為13個月的本人工資,……”。趙建強評定為柒級傷殘,應享受13個月的本人工資。趙建強1987年因工受傷,現其受傷前12個月平均月工資無法獲取,故應參照趙建強定殘時2007年遼寧省在崗職工平均工資標準19,624元/年計算(19,624元/年÷12個月×13個月),計21,259.33元。關于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辯稱趙建強起訴已超訴訟時效一節,因證人證明趙建強始終不間斷地向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主張一次性傷殘補助金待遇,故趙建強起訴未超過訴訟時效,對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該項辯解理由不予采納。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第三條、第七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社會保險法》第三十六條、《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條第一款、第三十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爭議調解仲裁法》第二十七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百三十四條、第一百四十二條規定,判決:一、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七日內支付趙建強一次性傷殘補助金21,259.33元;二、駁回趙建強的其他訴訟請求。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案件受理費10元,由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負擔。
本院認為,1987年被上訴人在上訴人處工作期間因工受傷。2014年被上訴人辦理退休。對于上述事實,雙方當事人無異議,本院予以確認。被上訴人主張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的法律依據是《工傷保險條例》,被上訴人受傷的時間是1987年,《工傷保險條例》頒布實施的時間是2004年1月1日。因此,本案應當審查被上訴人的工傷是否適用《工傷保險條例》?!豆kU條例》第六十七條規定:本條例實施前已經受到事故傷害或者職業病的職工尚未完成工傷認定的,按照本條例的規定執行。1987年被上訴人受傷后,上訴人主張已經當時的上級單位錦州鐵路分局認定為工傷并享受了與其傷情相對應的福利待遇,被上訴人雖提出異議,但對單位承擔大部分治療費用以及在治療期間支付全部基本工資的事實予以認可,因此,對上訴人的此項主張應予認定。只是被上訴人所享受的工傷福利待遇的具體內容是由計劃經濟體制下政策確定的,與現行的《工傷保險條例》的規定有差異。被上訴人工傷時間是1987年6月3日,2007年《職工工傷復查鑒定結論通知書》只是對被上訴人工傷傷殘等級的再次認定,但不能因法律的變革就否定被上訴人已經被認定為工傷并享受工傷待遇的事實。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第六十四條規定,本案屬于已經完成工傷認定的情況,并不能適用該條例。本案屬于計劃經濟體制下國有企業員工遭受工傷后工人與用人單位之間的糾紛,有特定的歷史因素包含在其中,且《工傷保險條例》因為不具備溯及力而無法適用,致使被上訴人的權益訴請在民事案件審理層面沒有法律依據,被上訴人只能通過民事訴訟之外的其他方式主張相應權利。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勞動爭議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一條第三項的規定,勞動者退休后,與尚未參加社會保險統籌的用人單位因追索養老金、醫療費、工傷保險待遇和其他社會保險費而發生的糾紛,人民法院應當受理。本案上訴人作為用人單位系參保繳費的國有企業,已向社保部門繳納了單位職工工傷保險金。企業職工退休后其與企業的勞動關系因退休而終止,其退休工資、工傷待遇也應由社保部門發放,而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系《工傷保險條例》第三十七條規定的工傷保險待遇的一種,在用人單位為職工繳納工傷保險后,該一次性傷殘補助金也應由社保部門在工傷保險基金中支付,而不是由用人單位支付。根據以上事實,本院可以認定本起追索一次性傷殘補助金糾紛不屬人民法院勞動爭議案件受理范圍、上訴人作為原用人單位也不應是適格被告,一審法院認為本案屬于人民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圍屬適用法律錯誤,本案不屬于人民法院民事受案范圍,應駁回被上訴人的起訴。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對本案予以審理并裁判,適用法律不當。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三百三十條規定,裁定如下:
一、撤銷遼寧省錦州市凌河區人民法院(2020)遼0703民初286號民事判決;
二、駁回被上訴人趙建強的起訴。
一審案件受理費10元,退還被上訴人趙建強。二審案件受理費10元,退還上訴人中國鐵路沈陽局集團有限公司錦州供電段。
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審判長鐘鳴
審判員韓曉武
審判員安劍凌
法官助理范宇文
書記員張丹

2020-10-30

本文來自于網絡公開的文檔,相關人員如有異議可聯系我們刪除。